公告与问询

Hanyang University Shanghi Center

汉阳新闻

HOME >公告与问询 >汉阳新闻

ㆍ 标题 K-MOOC "揭开我校韩国式大型开放式网络课程1"
ㆍ 点击数 1556 ㆍ 日期 2007-08-25 03:58:53
ㆍ 上传文件

小学的时候,教室里曾经有一个非常笨重的大型显示器。临近毕业的时候,大型显示器消失得无影无踪变成了非常轻薄的显示器。后来在初中和高中的时候“网络课程”像旋风一样人气暴增,并且在家或学校也可以“收听”课程。那么接下来是什么呢?这个问题的答案可以从“大型开放式网络课程(MOOC)”里寻找。‘MOOC’是不论是谁在任何地方都可以上课的,可以“沟通”的一种大型开放式网络课程。最近参与韩国式大型开放式网络课程( K-MOOC )的我们大学提供了怎样的课程呢? 我们来一起看一下。

创造新的教育形态
MOOC是学生不受上课人数的限制,任何人,在任何地方都可以通过网络,免费的享受到优秀的大学课程的一种大型开放式网络课程( Massive Open Online Course )。其最大的特点就是超越之前只可以听的网络课程,通过质疑•应答、讨论、作业等可以实现教授和学生、学生和学生之间双方向的学习。 MOOC是在2011年斯坦福大学和麻省理工学院,免费提供人工智能概论等课程的同时,开始获得名气的。后来,哈佛大学、京都大学、北京大学等世界优秀的大学也向普通人提供约1000多门以上的课程。特别是MOOC的最大供应商 Coursera开设了111所大学及机关和1028门课程,2012年亮相之后,在短短三年里学生就突破了1200万名。



为了和这样的世界潮流相对应,韩国式大型开放式网络课程(K-MOOC)诞生了。2015年可以看出大概框架的韩国式 MOOC在2月的时候设立了事业的基本计划,4月参与示范运营的10所大学共开设了27门课程。在包括首尔大、延世大、高丽大等在内的10所大学中,我校是提供课程最多的学校(4门)。提供的4门课程分别是,金正秀教授(政策大 行政)的“政策学概论”,徐贤教授(工科大 建筑)的“建筑空间论”,金钟雨教授(经营大 经营)的“经营顾客资料分析”,尹英敏教授(舆论情报大 情报社会)的“情报社会学”。特别是我校在2月26号和世界4大MOOC供应商——英国的 FutureLearn签订了协议,确立了我校全球MOOC合约机构的地位。



探究政策的本质
金正秀教授的“政策学概论”是为了帮助从基本上去理解公共政策,以及有关的主要争论焦点。金教授说:“这门课程的目的是,让学生全面理解公共政策的决定、执行、评价,以及培养学生的在这些方面的洞察力。”政策的本质是什么,有什么样的特性,是如何形成以及实行的,还有“好的政策”是什么,如何创造好的政策等等有关的课程是金教授这门课的核心主题。与政策相关的课程不是单纯的就是一门教养科目的水准,而是包含了更为具体以及有用信息的课程。金教授说:“对公共政策这方面有着无数的研究结果。我会从这之中选取一部分和理论相关的事例进行授课。”

金教授参与到K-MOOC的契机是基于教授对 “B学习”有着积极的看法。“B学习”是线上课程和线下课程一起实现的一种课程形态。金教授说:“上个学期由于学分交流,在线上进行过授课。那时留下了拍摄的课程在线下的课上没能使用的遗憾。在那种情况下,我想过K-MOOC活用在B学习中也不错。线下课程补全了线上课程的内容,学习深入的课程内容,对于引导学生间讨论的课程很有帮助。”

金教授说:“由于我国的网络条件非常好,所以K-MOOC的前景也会非常好。但是更为重要的是,要做好担任各个科目的教授和助教之间的相互沟通,还需要教育部和学校积极的关心和支援。”金教授为了K-MOOC以后更好的宣传和成长,他说到“明星教授的波及效果”会有很大的帮助。“为了成为可以让任何人都可以听的课程,首先需要更多人了解K-MOOC。用一些有认知度的教授授课的话,对于K-MOOC的早期宣传会有很大的帮助。”



建筑是什么?
徐贤教授的“建筑工学论”是一门根据历史的发展去理解建筑的意义和价值如何变化,以及阐明20世纪形成的建筑的社会意义的课程。即,了解建筑的技能、技术,理解建筑的价值。徐教授把建筑当做一生的事业,将本课程推荐给学生们。他说:“做建筑常常遇到迷途。是由于和具有历史背景的建筑以及许多建筑家的价值观相冲突而造成的。但是如果了解了建筑历史的意义的话,可以使自己具有不被动摇的价值观。投射自己的人生,帮助做出合理性建筑性的判断就是这门课的目的。”

徐教授同意“向不特定的多数人敞开的大学”作为教育的新形态,并参与了K-MOOC。超越机关、学校的形态,可以解决相互不同关注的东西就是 MOOC的指向性。徐教授的特点是对于学生的质疑应答不采取积极的应对。他认为上课内容里的所有问题都是哲学性的问题,所以需要学生们自己去领悟。

徐教授说K-MOOC想要发展的话要完化那些过于形式的条件。他说:“之前的网络课程完成率很低。要减少像测验或是报告书形式的条件,要让听课的学生减少负担。”徐教授对学生和其他教师补充说道:“希望对建筑真挚的学生通过听此课程,可以确立自己的价值观,并且创造‘思维的构造物’。另外向那些抛开学校能动的探求知识的教授推荐K-MOOC。”

现在说K-MOOC成功还太早。但是承载教授们的苦闷和心血的K-MOOC,我们期待“任何人,任何时候,在任何地方”都可以听课的宗旨可以延续,期待真正的“新型教育”的领头羊的新生。



박윤정 记者  dbswjd602@hanyang.ac.kr
박설비 摄影  sbi444@hanyang.ac.kr


上一篇 我校开设孔子学院
下一篇 汉阳大学的旧本馆建筑
目录
비밀번호 입력 X
비밀번호
확인